如何在一个大多数人都对书不感冒的小镇上成功举办文学节?

英国海边小镇马盖特的Margate Bookie文学节创办于2015年,从一开始在一个房间里办一下午的活动很快发展成为期四天、在五个地点举行的盛会。作家安德里亚斯·洛伊索(Andreas Loizou)最初怀着对阅读和写作的热爱,以及对自己家乡的热情创办了这一文学节。在洛伊索眼里,家乡问题重重,犯罪率高,识字率急剧下降, 渺小破败,但它也有友好、朴实、令人愉悦的一面,文学节的成功举办改变了这个小镇,也改变了居住在这个镇子上的人们。回到最初,在一个多数人对书不感兴趣的小镇上,洛伊索是怎么想起来办一个文学节,而且还大获成功的呢?这篇文章是他的自述。

2015年,我离婚了。这还不是那一年里发生的最糟糕的事,但熬过去也不容易。我随手翻看了桌上的一本书——《通向幸福生活的10要素》(10 Keys to Happier Living)。里面提了一些建议,比如做些利他的事情,多运动,结识新朋友……说的没错。

这本书播下了一颗种子:我知道能让我更开心的是成为社区一份子的那种感觉。于是,我决定办个派对,但最终这个派对在我的家乡马盖特(Margate,英格兰他内区肯特郡东侧的海边小镇——译注)演变成了一个文学节。

马盖特是英国人均致死率前十的城镇,犯罪是地方病,识字率急剧下降。我最后一次在公共场所读书时,两个光头党朝我吐口水。

首先,我需要现金让计划落地。启动资金的到位比预期顺利。前任代理人以700英镑的价格把我的一本商业书版权卖到了土耳其。这笔钱足以支付租赁场地、社交媒体服务以及在餐馆吃个餐前小吃的费用。一个节日的雏形差不多有了。

我尽己所能参加了很多文学节。因为生活在书生气的世界里,我们忘记了书是少数人的兴趣。阅读——无论是在酒吧还是在剧院里——吸引到的都是同类人。这里并不是说缺乏多样性,而是参加读书活动的就是那么固定的一群人。要为马盖特Bookie文学节招募观众的话需要一个不同的策略。

这样的组织多的是。一家文学慈善机构曾给当地“稳健起步”计划(该计划向所有4岁及部分3岁儿童提供免费幼儿园教育,英国政府发起——译注)以及克里夫顿维尔的一家教堂提供了一批童书,克里夫顿维尔是英国南部教育最为缺乏的市镇。U3A中心、书籍团体、大学、舞蹈工作室和青年俱乐部都愿意为我们提供支持。亲王基金还赞助了我们面向18-24岁年轻人所举办的诗歌之旅项目。

来自作者的回应也让人欣喜。当地作家——索菲亚•托宾(Sophia Tobin)、安德里亚•班尼特(Andrea Bennett)、伊恩•艾奇(Iain Aitch)等等——表示无论如何会参加;来自费伯出版社小说写作学院的朋友们会从伦敦北部赶来;还有小说家麦琪•吉、尼古拉斯•兰金……。

幸运的是我选的时机也很合适。马盖特正在重建,这个古老的小镇再次变得很酷,在经历了10年的周期性火灾之后,标志性的“梦境游乐场”开始开放。我在宣传文稿中写得天花乱坠,广阔的天空、便宜的租金、海滩漫步……把马盖特描绘成了文学的天堂。马盖特网络上的喷子让我滚回伦敦去,虽然我的父母从1965年起就住在马盖特了。

作者们比我更了解文学节。他们来这里是因为有趣,而且能够见到其他作家和读者。是的,每个文学节都有这样的功能,我们努力让这些节日成为强力的营销平台。我们为每位嘉宾制作了播客节目,提供专业摄影,还设立了快闪书店让他们做签售。用好社交媒体,营销效果显而易见。

几年前关于付钱让作者出席文学节的争论似乎也无关紧要了。他们想要来和其他作家见见面,与新读者建立联系。大家知道我们做的是公益,知道我们的大部分活动都是免费的。

所有这些都很重要,但马盖特本身也很重要。这个镇子虽然小而破旧,但也友好、愉快、朴实。听着大海的声音还有游乐场的尖叫声,吃口鳕鱼和薯片,就像回到了童年,让人忍不住弯起嘴角。

2017年,马盖特Bookie文学节的游客超过了1300人。从最初在一个房间里办一下午的活动发展成为期四天、在五个地点举行的盛会。我不用再邀请作者,也能在当地的餐馆里遇见他们。当你改变一个城镇的时候,你改变的还有那里的人们,包括我在内。

此条目发表在boylesports分类目录,贴了标签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